猪小花1号

个人签名

283篇博客

​【译文】林纳斯·托瓦兹和Linux行为准则:揭穿7个谬论

猪小花1号2018-12-26 09:50

欢迎访问网易云社区,了解更多网易技术产品运营经验。 

 

作者:史蒂芬·沃恩·尼古斯(Steven J.Vaughan-Nichols),从事Linux开源工作

时间:格林威治标准时间2018年9月25日——16:04


 没错,提出抗议的程序员并没有从Linux中拿走代码;政治不正确的Linux内核开发人员也并未被清除。林纳斯·托瓦兹会回来的。


林纳斯·托瓦兹(Linus Torvalds)宣布,他将暂时退出Linux开发员社区,并反省自己的言行,不久后,新的Linux内核开发者行为准则(CoC)被引入,一些有关这两项行动的谬论也开始漫天飞舞。

 

下面是一些相关的无头谬论:

 

谬论1:Linux内核社区已经被社会正义战士(SJW)接管了!

 

怎么可能!新的CoC基于科尔莱恩·达·埃姆克(Coraline Ada Ehmke)1.4版本的开源参与公约(Contributor Covenant)。它已经被Eclipse、Ruby和Kubernetes等多个开源项目采用。虽然这个准则没那么有争议,但埃姆克已经公开反对那些排斥变性者的人,有人认为这是在推动她自己的开源项目议程。

 

她发表的一篇讽刺推文称:我已经等不及大批人离开Linux了,它早就是SJWs的世界了!该推文更是火上浇油。但是埃姆克在Linux社区中并没有领导力。后来,她在推特上说:“也许他们认为我在Linux内核上有一个提交位?他们是不是读不懂git,所以觉得我合并了提交?”

 

托瓦兹和其他高级Linux内核开发人员一起引入了CoC,除此之外再无他人参与。Linux基金会的技术顾问委员会(TAB)负责执行。高级Linux内核开发人员、谷歌工程师希欧多尔(Theodore "Ted" T'so),在LKML上解释说,“TAB可以做出建议,但是否根据这个建议采取行动通常取决于维护人员,最后的生杀大权还是在Linus。”萨吉·夏普(Sage Sharp)曾是一名内核开发人员,因认为Linux社区有问题而离开了该行业。他不相信TAB会根据行为准则来做事。夏普在推特上说:“我不相信TAB会对违反行为准则的行为作出及时或是深思熟虑的回应。请让董事会发布匿名但公开透明的举报报告,报告内容要涉及过去所有Linux内核人员的的违规行为。”

 

要是SJWs接管了Linux会出现这种情况吗?恐怕不会吧。

 

谬论2:林纳斯·托瓦兹离开之后,立马引入新CoC,是为了赶在《纽约客》那篇关于他劝阻女性参与内核开发的文章之前发表。

 

理论上是有可能。但是,认识托瓦兹将近30年了,我觉得他不会那样做。文章中没有任何新消息。LKML是开放的,托瓦兹时而恼怒的管理风格已经展示了几十年。正如托瓦兹所写,他意识到自己“忽略了社区中一些根深蒂固的感情”。

 

托瓦兹补充道:“我不是一个感性的人,大家也应该都知道这一点。我自己也很清楚。我误会过人,多年来,我都没有意识到我对某个情况的判断到底有多糟糕,我还在一个不专业的环境下工作了这么多年,这些都不是什么好事。”

 

谬论3:什么都不会改变。

 

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行为准则本身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我相信道德是没法用法律来判断的。等托瓦兹回来后,他做的事,肯定会有很大的影响。他一直都在为Linux内核社区设定基调,他还会重新来过的。

 

谬论4:林纳斯不会改,或者说改不掉。

 

我认为,他会改变的。无论如何,我们要给他一个机会。开源顾问、开源项目(OSI)的副总裁维奇·布拉瑟尔(Vicky Brasseur)发布推特称:“各位,我知道有很多工作还没有完成,这只是第一步,但如果你在第一步时就开始指责(就算你是好心,觉得这一步应该更早就采取),后面的步子可就是难上加难了。”

 

谬论5:Linux内核开发人员的清洗已经开始。

 

并没有。而且完全没有任何迹象。

 

谬论6:开发人员即将离开Linux,还会带走他们的代码。

 

不,他们不会离开的。

 

的确,有人使用了一个从未在LKML下发布过任何东西的id“unconditionalwitness(绝对证人)”,并以其名义写道,因行为准则而被Linux内核社区逐出的人,可以“撤销他们的知识财产(代码)的许可证授予,并以书面通知方式知会对方”。

 

换句话说,他们可以从Linux中拿走他们的代码。但是没有人被逐出Linux内核社区,也没有人拿走他们的代码。据我所知,还没有人向TAB提出任何诉讼。即使有人被赶走,也没人清楚他们已经写好的代码会有什么变故。

 

开源概念的创始人之一埃里克·雷蒙德(Eric S. Raymond)写道:“这种威胁确实有用。我在创建开源项目时研究了相关法律。在美国,有判例法证实,拥有通用公共许可证的项目出资人,如果有权利转换相关的名誉损失,在法律上是可以判定的。

 

理查德·斯托曼(Richard M. Stallman)是GPLv2的作者,也是自由软件的拥护者,据说他写过:“Linux的开发者,或者任何一个自由项目组,可以在任何时候移除任何代码,且无需给出任何理由。但这并不代表是强迫其他人从他们自己的程序中删除这些代码。”

 

专门从事开源软件授权的美迈斯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希瑟·米克(Heather Meeker)写道:“Linux内核等大型项目的版权所有权很复杂。就像一块拼接起来的被子。当开发者为内核做贡献时,他们不会签署任何贡献协议或版权转让。通用公共许可证涵盖了他们的贡献,软件副本的接收者直接从所有作者那里获得通用公共许可证授权。贡献者的个人权利与整个项目的权利并存。”

 

那是什么意思呢?没有律师直接就此问题发表意见,而且此事从未在法庭上提起诉讼。 我有疑问的是,代码是否可以被删除?如果可以,它会对内核产生什么实际影响?

 

Linux开发人员和谷歌安全工程师马修·加勒特(Matthew Garrett)在推特上称,“每一个因为CoC而离开内核社区的人,我向你们保证,我会用心指导下一位,来接替他们的工作。” 随后他又补充道,“到目前为止,大家更多地是在为内核社区做贡献,而不是在威胁要离开,看起来是个好兆头。”

 

谬论7:林纳斯再也不会回来了!

 

林纳斯会回来的。

 

葛雷格·克罗哈曼(Greg Kroah-Hartman)是Linux内核维护人员,也是Linux的临时负责人,他签署了Linux 4.19-rc5发布消息,称自己是“葛雷格·会在接下来数周继续负责·克罗哈曼”。

 

他想回来的时候,会回来的。

 

要我打赌的话,我觉得他会在下一个发布周期4.20/5.0的时候,及时回来管理,大约今年晚秋。或者,准确地说是,2018年10月22日,Linux内核维护峰会将在苏格兰爱丁堡举行的时候。毕竟,托瓦兹退出内核的原因之一是,他的日程安排和峰会有冲突,峰会必须要重新安排时间才行。

 

尽管围绕CoC和托瓦兹的争论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但Linux仍然在正常运转,继续开发。而且,也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最差的情况会出现。前方狂风暴雨,Linux仍在前行。


免费领取验证码、内容安全、短信发送、直播点播体验包及云服务器等套餐

更多网易技术、产品、运营经验分享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