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计算的“巨头”之战:全栈竞争力的新时代

网易云有料2018-08-08 19:06

过去几年的中国云计算市场可以说是百花齐放,但从去年开始资本狂潮的减退,云计算的市场之战,逐渐变成了资源之争。云计算也明显转入到“巨头”的节奏。

没有多年的技术和创新积累,不能提供全堆栈的云计算能力,就很难在巨头之战中存活下来。尤其是随着甲骨文等IT巨头的转型加入战局,马太效应是否也在云计算这块兵家必争之地上积聚?

2013到2018,笔者连续五年参加了甲骨文数据库云大会,也是从甲骨文在数据库云领域的动作中读出了一些端倪。

还记得2013年的7月,甲骨文推出了首款面向云而设计的数据库Oracle数据库12c,成为以云为代表的下一代数据库的领军者。而在2017年,甲骨文又正式宣布推出全球首款自治式数据库云,将包含了深度学习能力的 “无人驾驶” 数据库,推到了云时代的风口浪尖。

如今,Oracle自治数据库云在8月2日的甲骨文数据库云大会上进行了国内的“首秀”。正如甲骨文公司高级副总裁及中国区董事总经理李翰璋所说,“自治数据库云的推出,再次验证了创新就是甲骨文的企业基因”。

正是有了过去十年,在研发创新上累计高达450亿美金的投入,同时过去五年在云平台和云服务领域花费850亿美金,并购了130多家公司,甲骨文才做到了始终屹立在云时代的前沿。

甲骨文“红科技” 催生的自治数据库云

李翰璋的一句话非常的有意义:“云不是某一个项目,云也不是某一个交易,云本身就是一个旅程。”

的确,企业上云一定贯穿数字化转型的全部过程。但迈步云端,对每一个CIO来说其实都是“又爱又恨”。

因为云尽管解决了大企业原有数据中心庞大、复杂的运维问题,以及设备老化的问题,也让企业IT部门从幕后走向前台,成为了业务的驱动者。但企业上云也带来了相当多的新问题,随着业务向云端的不断迁移,企业也正面临着更多运维和安全性的难题。

以开源云OpenStack为例,它并不是一个标准版本,而是一整套开源组件的集合,所以不可能被企业直接采用,同时也对部署和运维都提出了极高的要求。很多企业因为成本的原因在上云的初期选择了OpenStack,却容易陷入无穷无尽的运维困境。

我们知道,人工智能的技术正与云进行结合,但真正在具体产品中落地的却不多。今年初,甲骨文提出了“红科技”这一全新的概念,意在将人工智能、区块链、机器学习等一系列黑科技,通过甲骨文的IaaS、PaaS、SaaS服务,真正落地和应用到企业中,赋予企业稳定可靠的IT能力。

而Oracle自治数据库云就是甲骨文“红科技”中的最重要的一个武器。

甲骨文公司数据库技术执行副总裁 Andy Mendelson告诉我,“这不仅仅是人工智能在数据库技术上所做的优化,更是一个颠覆性的变化,它会对整个用户内部的组织架构和用户创新能力的提升产生革命性的影响。”

因为在传统非自治的状态下,企业内部的开发人员和DBA之间是有紧张关系的,尤其在创新的过程中,开发人员会觉得DBA起到了一个阻碍的作用,限制了他们很多的创新。如果能够进化到自治的模式,那么应用开发或者企业内部创新的很多阻力,就会自然而然消失。企业可以把更多的精力和资源投入到创新当中去,不会因为很多的内耗而降低企业创新的步伐。

正因为如此,Andy Mendelson认为自治数据库云技术应该是革命性的、颠覆性的,对企业用户来说,在体现其创新能力方面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

重新定义云计算的平台层

简单地说,自治数据库云很像是无人驾驶。Andy Mendelson说,“自治数据库的操作是免手动的,只要加载数据就可以自动运行。它比无人驾驶更为先进之处在于,它不需要像汽车保养一样要带到保养店。自治数据库都是在联机运行中实现,不仅可以实现99.995%的可用性,而且所有的安全补丁都是联机进行的。”

需要强调的是,自治数据库云和我们了解到的自动化,并不是一回事。现在IT领域的很多设备都采用了自动化设计,但仍然需要人的大量参与。以数据库为例,尽管很多操作都自动化了,但运行数据库还是需要数据库管理员付出很多的时间和精力。据IDC估计,高达75%的数据库管理成本是人力成本。

而Oracle自治数据库,是可以自动运行、自动备份、出现问题时会恢复,可以自动调整自己。同时在遭遇威胁的时候,服务会及时在运行时自动给自己打补丁,甚至在服务器因为某些灾难事件而停机时,服务也会进行备份和恢复。

实际上,自治数据库是一个典型的,用深度学习取代自动化的智能云数据库服务。Andy Mendelson表示,“Oracle自治数据仓库云其实可以看作是一个服务,但是可以用于任何的分析应用,比如传统的数据仓库,你也可以做一些小型的数据分析。”同时,甲骨文也为数据科学家提供一系列的工具,让他们在进行机器学习、深度学习、算法开发的过程当中提供沙盒类的工具。数据科学家能够用传统的一些界面,利用相关的这些沙盒的工具来创造出新的模型和算法。

比如,南美洲的一家非常大型的媒体公司,希望使用大数据来构建360度的视图,试图获得更加有效的媒体行业竞争力,所以这家公司选择了Oracle自治数据仓库云。Andy Mendelson说,“客户的反馈结果非常乐观,数据的加载和集成更加快速,关键是在线灵活扩展性能够满足他们业务的快速增长。”

可见在客户的实际应用中,自治数据仓库云完美的体现了高灵活性、高弹性扩展的强大优势。

总的来说,Oracle自治数据仓库云对企业来说具有三个优点。第一是节约成本,通过将系统运维优化完全自治化,可将管理成本降低高达80%,通过仅购买所需资源的方式也可将运行成本降低多达70%。这种成本较低的效率,非常令人惊叹。

第二是快速部署,企业部署新应用程序的时间也由几个月缩减至几分钟,因此可节省大量的费用,且避免落后于动作迅速的初创企业竞争对手。第三是降低风险,自动打补丁可消除数据安全事件的影响,避免声誉损害、额外的成本和收入损失,无需人的干预也可减少人为错误。

客观地说,有了在这三个方面的显著提高,DBA可以对自己的职责有一个全新的认识,把自身从一个数据库的管理者转变为整个数据库或者平台的展示者,将自己的视野看的更宽。今天的企业可以在敏捷开发、快速响应、新技术支撑等细节上能形成自身的差异化并提高竞争力,而不需要像过去一样,再受制于数据库产品本身的特性,这都是Oracle自治数据库云带来的颠覆。

在我看来,云计算在架构层有了OpenStack标准,但是在平台层还没形成任何标准,那么自治数据库云所带来的巨大改变,本质上是重新定义了云计算的平台层。

全栈云能力对比,甲骨文的优势在于SaaS和PaaS

如今每家云计算公司都在谈自己的全栈能力。简单地说,全栈意味着对IaaS、PaaS、SaaS全领域的技术覆盖能力。但是,同样是全栈,意义其实是有很大的差别。

我们看到,云计算市场IaaS的竞争最为激烈,广泛的竞争促进了IaaS的发展,让IaaS市场基本走向IaaS,同时SaaS因为大量软件公司的转型,发展速度也在加快,唯有PaaS还处于发展的初期。

“中国云计算市场现在的情况类似于春秋战国时期,但相信最终只会有几家笑到最后,”甲骨文公司副总裁及中国区云平台总经理吴承杨表示,“最终成败取决于自身的特点与优势,关键是能够为客户带来什么。”

吴承杨表示甲骨文的核心优势来自对数据的相关处理能力。“现在数据对于企业或者组织的重要性相当于人体的血液。我们看到现在一些企业即使上云还不能打破信息孤岛的问题,”他强调说,“解决了数据的问题,就解决了IT最核心的问题,甲骨文帮助客户的关键就在于打通‘血脉’,其他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相较于SaaS和IaaS领域,PaaS确实更为复杂,更考量云服务商的整体技术实力,而甲骨文在数据库和中间件领域的强大技术领导力和庞大用户群,形成了良好的生态系统,使甲骨文更容易帮助企业用户全面拥抱PaaS。这是甲骨文作为全堆栈的云服务商,最核心的亮点。

李翰璋也表示,“甲骨文要提供的是全方位、最全面的云服务,从SaaS到PaaS到IaaS。但甲骨文和其他的云服务商不一样,因为甲骨文在SaaS和PaaS上面的理解是业界深入的,所以我们可以从企业级客户的应用出发去构建企业的云服务。”

的确,大部分的云计算公司都是IaaS较强,而SaaS和PaaS偏弱,这决定了它们会更多的从IaaS的视角去构建云服务,但对用户来说,应用是驱动业务的根本,云只是一种手段。我认为甲骨文企业应用的视角和经验对客户业务而言,是真正意义的全栈云服务。

同时,甲骨文也是灵活的多云提供者,在本次大会上,甲骨文透露了中国云数据中心将马上在国内落地,会与腾讯来共同提供云服务。尽管,很多境外云服务商都选择了与国内的企业合作来进行落地,但微软和世纪互联,AWS和光环新网的合作都是云计算公司和数据中心运营商的合作,甲骨文的区别在于选择了互联网公司腾讯,那么腾讯显然在社交和互联网业务上有更强的理解能力,这可以让甲骨文更专注于为企业提供服务。

甲骨文一直在提倡可落地的“红科技”,那么Oracle自治数据库云,这项颠覆性的技术本身,既是“红科技”的典型代表,也是甲骨文全堆栈能力的一种释放。

文章来源于: 科技正能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 guanwang@163yun.com 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