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交易费用深度思考:固定or不固定?

网易云有料2018-10-03 21:16

译者按:对于比特币、以太坊这类密码货币而言,交易费用的波动性,有时会比币价波动更剧烈,那这种交易费设计是否是合适的呢?又比如eos创始人BM所设计的抵押费用模型,是否就是更好的方案?这些问题我们需要去不断探讨,这也是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想要解决的一个问题,这篇文章聚合了Vitalik发布在ethresear.ch上的《固定的费用并不糟糕》一帖及精彩回复内容,以期为读者带来更多的思考。

(图片来自:CryptoCoin.News)

vbuterin:

我认为,迄今为止的密码经济学研究,已对密码货币计价的固定交易费产生了一种没有根据的厌恶,至少在不具有短期即时反馈拥挤效应(例如,长期存储,而不是像带宽、计算以及验证区块中交易的IO成本)的资源支付情况,是这样的。

对于这种厌恶,最为简单的解释就是:波动性,如果你认为某些交易的合适费用是0.1美元,而目前以太坊价格是1000美元(译者注:原文写作时间为2018年1月份),那么你可能希望把费用设置为0.0001 ETH。但如果以太坊上升到10000美元呢?这个交易费就会上升到1美元,这可能会使区块链变得过于昂贵。或者当以太币下跌到100美元,交易成本就会降至0.01美元,这可能会招致大量的垃圾交易。

在过去,交易费用似乎是相当稳定的,而且从长远来看,它的涨幅肯定比币价要慢。比特币在2013-2016年之间的交易费用一直保持在0.05美元附近,当以太币价格从1美元上升到10美元,然后到300美元,以太坊的gas价格反而从50下降到20,然后再下降至4。我认为,这导致很多人(其中也包括我)产生了错误的印象,认为交易费用可以指望是稳定的,而实际上,稳定的存在,只是因为区块没有变满,而说服矿工降低最低交易费用的主要机制,就是社区的政治压力,这种政治实际上是有效的,至少在区块变满之前是这样的。

然而,现在这些区块已经被填满了,这导致交易费用甚至比币价还要不稳定。比特币的交易费用在过去4个月内增加了40多倍,以太坊的平均gas价格在过去6个月中也同样不稳定。有时候,交易费用一天之内能够上涨2-4倍,而在ICO火热期的情况甚至会更糟。

因此,与目前的可变交易费用相比,ETH交易收取固定的费用实际上可能会是稳定的灯塔。当然,如果你现在将收费目标定为0.1美元,当以太币价格上涨10倍时,交易费用也将上升到1美元,而且区块链上的资源将比你想要的更加昂贵。但是,如果你把费用设定在gas当中,当用户使用以太坊的兴趣增长10倍时,那么gas费用本身也会增长那么多,甚至会更为混乱。

固定的费用方案在实际应用中会是怎样的呢?假设我们把以太坊状态比喻为“世界计算机的硬盘”,并且我们确定它最大的可能存储量为120 TB。假设以太币的最大可能总供给量为1.2亿ETH(即在完全实施PoS共识机制后的限制)。然后,为了创建一个填充1000字节空间的合约,你需要锁定0.001 ETH。不管以太币的价格是多少,这都是正确的。如果之后你清空了这个合同,那么这些以太币就得到释放了。我不一定主张这种通过锁定的伪租赁方式,但这是显示这种机制会是什么样的,以及会产生什么效果的一种方式。

注意,指定以ETH计价的协议内“对角线”费用策略也是可能的,但其开始的费用会非常低,然后随着使用增长而增加(我将这类策略称为对角线策略,因为可以将区块大小限制解释为呈现垂直供应曲线,以及作为水平供应曲线的固定协议内费用,所以中间的某个部分是呈对角线的;最简单的可能对角线公式是,协议内费用与现有使用量成比例。)

反对意见:但这种“固定价格”模型及由此产生的社会主义中心计划,是否会导致贫困问题呢?

:除非你确实愿意收取零费用,并允许无限制地使用一种资源,否则任何其它策略都代表着某种中心计划,包括垂直供应曲线的现状。提供水平供应曲线或对角线供应曲线的协议,实际上并不比提供垂直供应曲线的协议更“中心化”,尽管基本不确定,对“试图让供应曲线变更简单”而言是一个很好的论据,以便避免牺牲未来的未知,意外过度地拟合当前的条件。

这与定价也不相同,因为定价是指试图控制卖家提供给买家的价格,而这是一个单独的虚拟卖家(协议)利用它已经拥有的,将资源卖给买家的能力,而我们是在争论这个虚拟卖家设定条件的最佳方式。

也就是说,如果你想尽可能地减少协议中固定不变的经济变量数,那么你应该会非常喜欢无状态客户端提议,因为它基本上将永久存储的角色市场化,并表示这是用户自己的责任,他们需要存储和维护他们所关心的任何账户的验证内容(或者委托这项任务)。

SRALee回复说:

vbuterin:因此,与目前的可变交易费用相比,ETH交易收取固定的费用实际上可能会是稳定的灯塔。当然,如果你现在将收费目标定为0.1美元,当以太币价格上涨10倍时,交易费用也将上升到1美元,而且区块链上的资源将比你想要的更加昂贵。但是,如果你把费用设定在gas当中,当用户使用以太坊的兴趣增长10倍时,那么gas费用本身也会增长那么多,甚至会更为混乱。
很棒的帖子,我认为文中最吸引我的点是在于上述引用部分,而且可能对很多人来说也是如此。由于大多数以太坊使用者目前都以美元/浮动国家货币来计算沉没成本(在生活中使用的任何有限资源,比如食物和EVM空间),所以这个建议看起来会相当反直觉,除非你像上面说的那样,其中gas价格的波动性/不确定性随以太坊的参与兴趣而变动,而不是以ETH:USD计价。前者要稳定的多,而且增长会以可预测的方式进行,而后者总是会像过山车那样不稳定(这是理所当然的)……由于大多数人习惯于用美元来计算沉没成本,所以要让大多数人去接受并习惯这种固定费率的gas提议,可能会是一场艰巨的战斗,但是像往常一样,这篇帖子很有洞察力。

Etherbuddy则回复说:

目前,可变费用是非常有用的,它可以避免网络拥堵。当网络过载时,交易费用会越来越高。

在未来,当网络实施完备的POS机制,以及实现良好的可扩展性的情况下,我认为每个账户都应该有一个免费的gas可充储备(以太坊的礼物),使得用户每天可进行少量的免费交易。

因此,普通用户将享受到固定的0费用;

这些免费的gas将通过少量的通涨来进行资助,它很容易成为可能,因为POW的存在,不会有更多的通涨,并且每年还会有2%的币因为私钥丢失、硬盘等问题而消失 …

nootropicat回复:

这里有两种基本上分开的费用:存储费用和运行验证费用(即网络带宽+验证时间)。后者具有内在的可变性,而使其固定将是荒谬的,最终会导致外部收费市场(其中用户会直接向区块生产者/矿工支付真实的市场价格)。前者目前和可变成本挂钩,这实际上没有多大意义。所以他们必须明确地分开,例如,只针对存储收取固定的费用。

我同意固定存储费用的想法。固定的限制并非天生就是糟糕的,只有当我们将其视作宗教上永不改变的常量时,它们才是坏的。

这些存储费用必须适用于账户nonce也是有问题的。nonce可以用作存储,因为具有余额历史的过去账户在当前无法被删除;所以每个账户都会永久性地占用一些 wei(以太币最小单位),或者具有非零nonce的旧空账户必须在一定时间后被删除(即,它们的nonce被重置为零)(通过在最近区块状态根的传递,可以在合约中访问Nonce)。

“固定的费用方案在实际应用中会是怎么样的?假设我们把以太坊状态比喻为“世界计算机的硬盘”,并且我们确定它最大的可能存储量为120 TB。假设以太币的最大可能总供给量为1.2亿ETH(即在完全实施PoS共识机制后)。然后,为了创建一个填充1000字节空间的合约,你需要锁定0.001 ETH。”
这对我来说似乎太高了,超过总供应量的 0.01%不太可能被锁定在存储当中。此外,存储技术已经实现3d了,物理尺寸限制已经是天文数字,如今15TB的SSD已经存在了。为什么不是12PB?
“Etherbuddy:目前,可变费用是非常有用的,它可以避免网络拥堵。当网络过载时,交易费用会越来越高。

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了,权益账户的收入与其所持权益成正比,所以实际上它们的所有者可凭借持币量,以迂回和随机的方式获得免费的交易。

kladkogex:

如果看一下现实生活中的经济,你会发现存在着两大类的餐馆,一种是针对贫穷的顾客,另一种是针对富裕的顾客,旅馆也是如此。

因此,人们可以认为,在某些情况下,这两种经济模式都是可以的。问题是,在哪种情况下,哪个模型会工作得更好。

对于像以太坊这样的网络来说,其资源(TPS)是极其稀缺的,并且用户对TPS也没有高的要求,因此对gas进行收费,是很有意义的。另一方面,对于像Filecoin或者Golem这类资源要求丰富的项目而言,使用共享所有权范式,可能很有意义......

EOS爱好者说他们每秒会有10000笔交易,或者每天上亿笔交易。他们可能认为,在这种情况下,资源是过度丰富的,共享所有权模型可以被使用。如果你想获得每秒数千的交易,gas会计本身可能会成为一个性能瓶颈。

vbuterin:

“kladkogex:如果你想获得每秒数千的交易,gas会计本身可能会成为一个性能瓶颈。”
据我所知,这绝对不是真的;EVM 和 EWASM中的gas会计开销似乎小于10%左右。此外,即使你有一个N-per-day的费用系统,gas会计仍然是需要的,因为你必须确保交易不能超过它们的限制。
“EOS爱好者说他们每秒会有10000笔交易,或者每天上亿笔交易。”
有了分片,我们也能够做到这一点:)

尽管如此,我仍然认为均衡费用将在0.0001美元至0.01美元区间,其中创建二层费用市场协议仍然是有意义的。如果你能消费的餐馆都允许你与非顾客分享食物(即你能带出去所有的食物),它们肯定会很快破产。

bharathrao:

交易费用对边际产能非常敏感。也就是说,当交易空间接近与满状态时,费用将急剧上升。我们总是在商品市场会看到这种情况。这是因为少数绝望的用户会因为紧急情况而付出任何代价。一旦这些用户不担心时,费用就会大福下降。

从用户采用的角度来看,固定费用极大地简化了成本模型,并将加速采用。然而,固定费用只有在资源充足时才是实用的(即我们永远达不到容量的极限)。从历史来看,向固定定价转变的一个好例子是:在互联网时代之前,美国/加拿大国内的电话费为0.25美元,而国际话费则高达3.25美元。一旦VOIP技术起飞,容量爆炸之后,平价就变得实用了。

就比如说plasma/分片会大大增加以太坊网络容量。虽然这推动我们实现平化定价的实践,但另一方面,平化定价将带来大量消耗容量的新应用。因此,我们需要计算可行平价的最低限度值……

文章来源于: 三言财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 guanwang@163yun.com 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