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商业理念:创建数字货币的“杀手级 App”

网易云有料2018-06-29 12:08

编者按:Daniel Jeffries 是一名连续创业者,也是一位未来学者和思想家。他在本文中就如何创建一款“杀手级加密货币 app”问题展开了详细的探讨,并以 Kickstarter 模式为竞争对象,具体论述了如何将理念付诸实施。这一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商业理念,你感兴趣吗?

究竟什么才是完美的加密数字货币业务“杀手级 App”(killer app:泛指极度成功与受欢迎的计算机应用软件)?很多项目以为自己达到了“杀手级 App”标准,但还是让我们面对现实吧:在加密货币业务方面,仍然缺失“杀手级 App”。

我之前谈过几次杀手级 app 方面的问题,今天我会更进一步来对这一问题进行探讨。我还将免费赠送你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商业理念。我们将共同探讨如何开展一项大型、受欢迎的业务,并且如何运用一个加密货币版本来做到一锤定音,使得其他人都完全不可能同你竞争。

你可以在六个月内实现这一切,那为什么我会把这样的想法无私分享给你呢?无论是关于个人观念还是商业业务,我都推崇开源的想法。每天早晨醒来,我都会产生一个新的业务想法,但我没有时间,也没有那个意愿去一一付诸实践,所以我喜欢把这些新想法分享给大家。我宁愿有五十个团队同时开始这一尝试,而不是只有我们一个团队,竞争会让市场发展的速度加快,同时也变得更强大。所以,尽管拿去,付诸实践吧,也许你可以提前退休。

比特币怎么样?

先等一下,比特币不是已经成为“杀手级 App”了吗?有些人可能会赞同这一说法,其实也没什么错。比特币是一种不受任何中央集权控制的货币,并且设法在恶劣、混乱的环境中实现了生存和发展。

但谁又甘心止步于此呢?这就像是我们发现了火种,然后就觉得万事大吉了一样。“嘿,朋友们,我们发明了灯泡,除此之外,关于电力就没有其他需要探索的东西了。”我们已经把方方面面都想到了,这事就算完成了!

是这样吗?显然不是!

我们甚至还没有想过关于加密数字货币业务的方方面面,我们的工作还远远没有完成。诚然,有些质疑者会发布一些抨击性文章,他们认为区块链成不了什么大的气候,但这只能表明他们的目光短浅。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也有许多人认为人工智能只是无稽之谈。几十年来,人工智能曾遭遇滑坡与坠毁,神经网络甚至都赢不了简单的井字棋游戏,更不必说一些复杂的游戏了,至于当时如果想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实现无人驾驶则更是天方夜谭。

那些反对者现在怎么样了呢?正如其他所有的勒德分子(害怕或者厌恶技术的人群,尤其是针对那些威胁现有工作的新技术形式)一样,他们只会被湮没在过往的尘埃之中。

历史给出的答案可谓掷地有声。如果你反对技术,那注定只能以失败告终。当然,我指的是那些重大的技术,是一整个技术类别,而不是像 Virtual Boy 这样的单一产品或者是技术的迭代品。再详细说明,游戏控制台是一个技术类别,而 Atari 2600 和索尼 Playstation 是迭代产品。家用视频录像是一个技术类别,而 Betamax、VHS、DVD 和 DVR 是该技术的迭代产品。

整个技术类别才是重点所在,而迭代产品可能只是随风飘逝的尘埃。找到失败的迭代产品案例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水坝会决堤,桥梁会坍塌,AT&T 线路会出现故障,协和式飞机会坠毁,但水坝、桥梁、电话线和飞机这些技术仍然会持续存续下去。最终,会有人推出合适的迭代产品。

在亚马逊之前许多人都曾尝试过网络销售方式,在 Oculus Rift 出现之前, VR 产品在多年以来也一直都不尽如人意。要知道,蒸汽机也是用了一个世纪的时间来进行不断的尝试与错误修复。1698 年,英国工程师 Thomas Savery 发明了首台利用蒸汽压力的抽水泵并获得专利,但该抽水泵存在气缸爆炸的风险。之后这项技术又用了 70 年的时间才实现了再一次腾飞,在 1765 年,James Watt 推出革命性设计成果,能效相较于 James Newcomen 在 1712 年的早期设计成果翻了一番。即便在此次突破性进展出现之后,蒸汽机产品又用了十一年的时间才真正进入市场。

有人可能会说加密货币已经有足够的时间来进行创新了,但你要记住我们接触这项技术才只有八年的时间。即便现在人类发展的步伐越来越快,真正的创新成果的成型也需要先经历数十年的挫折与失败。

现在,似乎每个几分钟就会有一款新产品出现或者是取得新的突破,以至于我们有时似乎忽略了这背后的故事。每一次的突破可能都需要经历一百万个孤独的奋战时刻,经历一百万次的失败尝试。

在这过程中,我们可能会变得失去耐心,变得不切实际,过早得开始期待奇迹的出现。要知道一项新技术在起步阶段通常呈现出缓慢而又稳定的发展趋势,而后在一波增长中实现爆炸式上升。这就是技术的指数发展曲线,但爆炸式增长的出现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快。以下文《金钱心理学》中的一篇文章片段为例:

“IBM 在 20 世纪 50 年代研制出了 3.5 兆字节(MB)的硬盘,到 20 世纪 60 年代,硬盘容量发展到了几十兆。而到了 70 年代,IBM 又推出了容量为 70 MB 的温彻斯特硬盘。与此同时,随着存储容量的增加,硬盘的尺寸体积却以指数级速度在不断缩小。到 20 世纪 90 年代初期,一台标准的个人电脑硬盘存储容量则达到了 200MB 至 500MB。

接下来……砰的一声,爆炸式发展开始呈现。

1999 年 - 苹果 iMac 配备 6 GB 容量硬盘。

2003 年–Power Mac 硬盘容量达到 120 GB。

2006 年–新款 iMac 实现 250 GB 容量。

2011 年–首款 4 TB 容量硬盘出现。

2017 年–60 TB 硬盘面世。

现在,回头去看,从 1950 年到 1990 年,硬盘容量增加了 296 MB。但是从 1990 年到今天,硬盘容量增加了 6000 万 MB。”

同理,加密技术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它会实现自己的爆炸式增长,在此之前我们必须要有耐心,有毅力。但这并不意味着现在我们就只能等待加密技术彻底革新一切之后才能构建一些杀手级应用程序。我对这项技术思考的越多,就越是认为我们错过了一些非常容易实现的目标:

那就是加密货币版 Kickstarter。

所以,让我们开始吧!

第一步:停止改变世界的尝试

现在,我们奖励加密货币技术项目,是为了其大胆的想法。像 以太坊、EOS(商用分布式应用设计的一款区块链操作系统)、NEO(非盈利的社区化区块链项目)、IOTA 和 Radix 这样的项目正试图重塑包括支付处理、身份、DNS、存储以及信息等方方面面。毫无疑问,从长远来看,这是加密技术真正腾飞的途径所在。全面的分散式平台一应俱全,将在未来十年乃至更久的以后,改变我们的生活、工作和娱乐方式。

但是,如果通往首款杀手级 app 的道路其实要远比这些简单得多呢?所有这些平台存在的问题在于,他们都试图推翻一切,全盘重来。诚然,当前的网络中存在众多的问题,无论是大公司占据统治地位,还是数不清的错误和安全漏洞以及对于隐私性的缺乏等等。但有时,不需要推翻一切,从头重来。

要建立起一项盈利业务,你不需要建立起所有的终端,不需要成为一个包罗万象、意图统治全球的平台,不需要提出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或者是前所未有的一款应用程序。你只需要创建一个稍微好一点的“捕鼠器”即可。

Kickstarter 已经是一款很不错的“捕鼠器”了,所以我们只需要搞清楚它的优点与缺点所在,然后发扬优点,攻破弱点即可。世界上许多很成功的企业并不都是具有革命颠覆性意义,他们许多都只是在原有存在的基础上呈现出新鲜的面貌,并且建立起了商业模式而已。想清楚如何能够更好的清除垃圾或是提供更好的购书体验或者是怎样更好的折叠衣服,你就能成为大赢家。

以 Uber 为例。它让打车变得更便利,看上去 Uber 在我们传统打车流程方面做出了很多的革新,但其实并不是这样。

它做出了三大改变:

1) 它创建了一个评分系统,这样一来你就可以安心进入一位陌生人的车内,而不必担心会被危险分子挟持。诚然,有时也会发生不尽如人意的事情,但我们不要忘了即便是坐出租车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并且发生的几率还更高。

2)它实现了司机与乘客双方个体之间的共享乘车服务,打破了之前拥有出租车所有权的集中公司化模式。正因为传统的集中所有权模式使得这些公司背负了大量债务、风险和初始资本压力,这些公司并没有多少钱进行创新,因为他们首先就得为购买所有的车辆而投入大量的资金。所以,Uber 的出现对于他们来说是致命的一击。

3)它实现了车辆路线分配的自动化。之前这是出租车调度员的工作,尝试尽可能的派出车辆,但是无法很好的实现扩展。即便是最好的出租车公司也很容易在这方面犯错误,有时出租车没有按时出现或者压根就没有出现。相比较之下,电脑在这方面做的更好,它能够随时向你展示车辆所在的位置。

就是这样而已,这就是 Uber 所成就的改变。找出问题,并且为这些问题创建一个真正的解决方案,然后你就拥有了一项成功的业务。很简单,对吧?当然,也不是那么容易,因为对于其他企业如何运行、为什么会失败以及怎样才能解决问题这些方面,你都需要给出自己深刻的见解。

第二步:利用那些已经行得通的东西

现在我们知道了我们要创建一个加密货币版本的 Kickstarter。那如何来创建呢?

首先,我们要使用那些已经运行的很好的成果。

如果你试图重建 HTTP 和流媒体视频,那你翻越的这座山实在是太高了,你永远都无法攀登到顶峰。这并不是说我们无法对网络实现某些真正的改善。很多地方确实已经变成了反乌托邦式的噩梦,安全模式被破解,零时差攻击迅速传播。但要修复这些问题绝非易事。如果容易,早就有人做了。

Web 可能是我们目前可以利用的最好的载体。数百万工时的投入、数十亿行代码的成就以及成千上万的公司和项目促成了现在的 Web,如果你想要重写这一切,那你就只能从头开始。而从头开始就相当于攀登两座珠穆朗玛峰的高度。所以,何苦要这么做呢?

不必再等待以太坊或 EOS去改变分布式存储的性质和成本。亚马逊已经推出了成本低廉的存储解决方案。Web 设计是一门既定的科学,Web 服务器也是如此。诚然,他们都存在一定的缺陷,但我们也已经知道怎样用 Docker 容器和 Kubernetes 去构建一个在公共云上运行的大规模、可扩展的分布式 web 集群。

所以,将从头重新改写一切留给那些野心超常的项目吧。你只需要一个很厉害的网站,然后你就可以将你的高级支付系统覆盖在那个基础结构的上层。

第三步:深入了解你的目标对象

要利用现有的业务,那我们就需要从里到外研究这项业务。所以,接下来让我们先简单了解一下我们的目标。

Kickstarter 的商业模式很简单,它是通过众筹来融资。创作者提出一个概念,并负责所有的广告和推广工作,然后人们加入这一平台,给他们提供资金。作为回报,他们会得到一些贴纸或者海报等饰品,或者是在产品推出之后获得最早的体验权。

在这过程中,Kickstarter 会抽取总融资额的 5% 作为收入,付款处理手续费用为总金额的 3%+20 美分。与区块链融资方式 ICO 不同之处在于,对于那些未经认可的小型投资者,Kickstarter 在证券交易委员会那里享受例外待遇。意思是说,如果你破产了,你仍然可以在 Kickstarter上将钱捐给下一个众筹项目。ICO 应该留意到这一例外,因为这说明众筹项目做对了并不会引起中央政府的愤怒情绪,甚至还有可能让他们为你重写具体的业务规则。

Kickstarter 会公布共有多少项目成功融资这类统计数据来吸引创作者源源不断的开展新项目,但这些统计数据似乎是几年来逐步累积的统计结果,而并不是以年为单位发布每年的数据。其他网站利用这些数据来探究 Kickstarter 的业务规模,但由于公司并未上市,我们无法查看其向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文件,也就很难知道他们消耗了多少资金。尽管如此,有一些事情我们轻松便可获知。

据市场研究公司 ICO Partners 表示,Kickstarter 在 2017 年项目成功融资总额为 601102946 美元。因为 Kickstarter 会从中抽取 5% 作为收入,所以他们的原始收入约为 3000 万美元。不幸的是,我们不知道他们为了赚这些钱而投入了多少成本。

如果你真的想要创建这一业务,那你必须彻底搜索网络渠道,深入挖掘信息,以便尽可能多地了解他们的开支,这样你才能计算出他们每年的净收入。

在这里,我们为了简单起见,就先只是给出一个猜测值。假设经过一番了解之后,我们发现他们每年用于薪酬、日用必需品、数据中心以及企业运营的其他方面开销共 2000 万美元。这也就是说,它的净利润为 1000 万美元。在这里,我们先将税务支出排除在外,同样是为了简单起见,但你在对任何目标竞争对手进行分析时,都应该将这一因素考虑在内。

现在,我们对于我们的业务就有了一点了解,下面我们就来找出它的薄弱点。

第四步:找到对方弱点所在

任何一项已有的成功业务都有各种各样的优点以及缺点。也许它们在制作软件方面一马当先,但他们的订购流程却一塌糊涂。也许这家连锁餐厅知道如何制作出令人垂涎三尺的三明治,但却无法从供应链环节中节省更多的成本,或者他们制作三明治的速度有待提高。

任何企业都会受到其所处时代的限制,他们只能用他们已有的工具来做到最好。有些问题是他们利用现有技术或者当时哪怕是最绝妙的主意也无法解决的,所以他们要做出妥协。他们找到了一种方法来弥补这一缺陷,但最终他们肯定也会遇到无法逾越的瓶颈。

在一段时间以内,这些可能都不是问题,但随着时间的累积,这一瓶颈会成为很大的问题。然后新技术的出现才会改变这场竞争,它会开辟出一条之前从未想象过的新道路。

我已经说过,加密数字货币技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它也已经具备了一些传统业务(一直拘泥于法定货币)无法与之竞争的优势。这就是我们的前沿优势所在。

那么有什么是传统业务做不到而加密数字货币技术已经实现了的呢?

首先,也是最明显的一点是它降低了交易费用。传统支付服务供应商对于每笔交易会收取 2.9%+ 30 美分费用作为交易费。后面你会发现所谓 2.9% 其实是个骗局,真实费用接近 4.5% 或 5%,我们稍后会专门分析一下这个问题。Kickstarter 支付处理费用为每笔 3%+ 20 美分,当然它也明确表示这其中存在波动,可能会高达 5%。听上去可能不信,但随着时间的累积,负责处理交易的这些中间机构会获得颇高的收入。

相比之下,在我查看数据的这一天,比特币平均交易费用为 0.4825%,Bitcoin Cash 平均交易费用约为 0.0982%,以太坊平均交易费用为 0.0991%。而以上几例只是一小部分加密货币而已,其中有一些大幅降低了交易费用,并将极低的交易费用作为一个吸引关注的焦点所在。

当然,这些费用会出现波动,但是由于加密货币种类很多,我们给以给捐赠者提供一个选择权,让他们选择费用最低的那一种。我们也可以通过我们的 app 来设置一个我们愿意支付的费用范围,这样即便加密货币市场存在波动性我们也能保持一定的稳定性。

我们的这一商业模式也拥有一个强大的优势:我们的付款是否即时到账影响不大。我们又不是在这等着买咖啡,如果是买咖啡,那你肯定希望付款即时到账,供应商需要等待网络完成交易。但如果是比特币,这一过程可能需要十分钟甚至更长的时间。

Kickstarter 不需要这样,Kickstarter 中的钱需要达到一定的数值才会进行托管支付处理并到达创作者手中。所以款项通过加密网络的时间无论是十分钟还是十个小时都无关紧要,因为最终用户看不到这些。

这意味着你的第一个优势就是削减中间机构的成本,这样更多的资金会流向创作者以及你的业务,而不是支付网关。更重要的一点是,Kickstarter 无法再进一步降低这部分费用,因为他们完全依赖支付服务供应商。这些费用是固定的,他们被束缚在传统的商业模式中,所以这种情况下,相对较低的交易费用就自然而然成为了一种优势,这一优势将让这些传统企业慢慢走向夭折。

现在我们设想一下加密数字货币版 Kickstarter。

在 3%+20 美分的支付处理费用方面,我们已经占据优势地位。我们与它们的支付费用收取标准差了平均有 2.5% 的幅度,2.5% 看上去可能不多,但对于 20 万美元的融资额来说这就是 5000 美元的费用差距。融资额越高,交易费用差距就越大。现实情况其实比这还糟糕,Kickstarter 所谓 3% 的费用只是一个骗局,现实中收取的费用其实更多。

我们可以算个账。如果有人在 Kickstarter 上捐赠 10 美元,那支付处理交易费用会扣除 30 美分(3%),再在这 3% 费用之外扣除 20 美分,这样总交易费用就是 50 美分,相当于总金额的 5%。现在,我们可以简化这个问题,假设每一笔的捐赠费用都是 10 美元。这就意味着总额为 20 万美元的创作者将损失 10000万 美元。别忘了,在这之后 Kickstarter 还会抽取剩下金额的 5% 作为收入。也就是说,20 万美元的融资你已经损失了 1 万美元,剩下 19 万美元,然后 Kickstarter 再拿走 9500 美元,最终到你手里的金额是 180500 美元。这样一来,你就损失了近 10% 的融资额。

现在我们可以迎面出击,直指痛点。我们将收取 4.5% 作为收入,而不是 5%。这样看上去我们赚的钱少了很多,因为运行一个庞大的网站和基础架构所需要的成本基本相同,但实际上我们损失的也并不多,我们这样一来也有所收获。因为每一笔捐款都会有更多的钱到达创作者手中,这样我们的收入也更多。

我们再来算一笔账,以比特币平均 0.4825% 的费用为例。对于 20 万美元的融资额来说,交易费用为960 美元,这样创作者的收入为 199040 美元。接下来我们的加密数字货币版 Kickstarter 从中抽取 4.5% 的费用作为收入,也就是 8956 美元,这样最终到达创作者手中的融资额是 190083 美元。

我们定的费用抽取比例虽然比 Kickstarter 略低,但这也让我们获得了额外的优势,让他们感觉与我们竞争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现在,他们必须要从自己微薄的利润空间中做出让步,但这其中已经没有多少可以让步的空间,他们会有种剔骨削肉的感觉。

那现在让我们掉转航向,乘胜追击。在我们获得增长动力之后,我们就可以提高价格,将收取费用比例提高到 6%,但是这对于创作者来说仍然算是较低的费用扣除比例。对于 20 万美元的融资额来说,也就相当于共抽取 11942 美元,创作者在我们平台上仍然能到手更多的融资额,这是一个关键性优势。

Kickstarter 要想竞争,那他们就需要进一步降低费用,因为如果他们坐以待毙,就会有越来越多的创作者逃离他们的平台,转而来到加密版竞争对手平台,而这将会进一步损伤他们的利润收入。

但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现在我们需要动真格的了。

第五步:针尖对麦芒

这里我们会直取要害。我们已经通过采用像比特币、Dash 和以太坊等现有的加密货币种类狠狠打击了Kickstarter 的商业模式,现在让我们用我的游戏化货币理论推出我们自己的奖励机制,并彻底摧毁对方。在这,我们会采用电子游戏设计师率先推出的概念,并将其应用于现实世界。奖励和惩罚机制会推动系统的运转,驱动用户的行为。

一推一拉,也就是胡萝卜加大棒策略。

首先,我们会列出一个完整的列表,其中包括所有有利于系统的行为,例如大型捐赠和推荐等。注意,这并不简单,虽然可能听上去很简单,但这要求你对经济学、博弈论、概率论和心理学等有一个全面的了解。

你必须要能看清并且了解你正在创建的整个微观经济体系,看清所有演员的行为,无论好坏。你必须设想好如何一步一步实现发展。而且你必须要清楚怎样才能摧毁这一体系,这样你才可以更好的保护这一体系。这是为了鼓励那些我们想要看到的事物出现,规避那些我们不想看到的情景。所以一定要花时间好好想清楚这些问题。

毋庸置疑,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人加入我们的平台,因此我们向引荐其它人员加入我们网络的现有用户提供奖励。但我们不希望人们利用这一点来欺骗系统,不希望看到只是多出来一堆“马甲地址”(论坛或社区用户通过注册“马甲地址”假装成另外一个人),所以我们会确保只有进入这一网络并且有所破费的人才算数。我们的智能合约会暂时对奖励进行托管,并在被引荐人员为平台做出贡献之后才正式发布。

我们也希望有更多的创作者加入我们平台,所以当有新的创作者加入平台、设立他们首个项目并且获得融资之后,我们会奖励给他们一些货币。与此同时,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进行捐赠,并且我们希望他们捐赠的金额更大,所以高额捐赠者也会获得丰厚的奖励。

大型项目的创作者能够为我们带来更多的收入,所以对于这些项目,我们也会给出奖金。对于达到里程碑式成就的项目,例如拿到首笔捐赠,完成融资额 25%、50% 以及 75% 进度等可以分别获得奖励,但我们会暂时保留这些奖励,直到他们完成融资,达到所有的里程碑。

这也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对于每一种奖励,我们都必须提前设想到所有潜在的破坏方式,这样我们才能设计反作弊规则,就像电子游戏一样。这一系列不同层次的智能合约让整个网络保持运转状态,同时也推动并且吸引着更多人的加入。

我们的这一版本之所以能成为杀手级的原因正是因为 Kickstarter 利用法定货币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他们需要去买一大堆纸币,再将它们分发出去,进一步削弱自己微薄的利润率。但利用加密数字货币,我们相当于是空手就能印钞,我们不需要去购买,只是打印就可以。如果人们都觉得它有价值,那它就会变得有价值。某样事物之所以具有价值是因为我们赋予它价值,就是这么简单。

从理念到现实

首先,Kickstarter 对我们这样的小公司肯定不屑一顾。我们又哪来的勇气去对付 Kickstarter 这样一个庞然大物?有人曾复制过这一模式并且以失败告终,或者只是沦为二流的众筹平台。我们也是仿冒者,是无名小卒。其次,我们使用的是加密货币,这根本就不在他们的业务范围之内。

但是我们并没有复制他们的模式,我们是在改进这一模式。最初,我们的网站肯定不会完美,没有Kickstarter 美观,可能看上去还会有些怪异。但我们的开发人员会不断打磨、改进,利用完善的DevOps 模型。然后,某一天,它会达到足够好的程度。到那时,人们会开始注意到它并且考虑加入进来。

也许会有一个有影响力的用户出于某种原因被 Kickstarter 平台拒绝,然后他会来到我们的平台。很快会有其他人由于看到他推特发出的关于我们网站一些积极的评价(流线型界面以及简单易用)而跟过来。很快,每天都有新的追随者加入。它的名字会开始出现在一些媒体平台之中,一开始可能只是零星的露个面,之后重大的突破出现了。

一位资深的 Kickstarter 创作者由于厌倦了 Kickstarter 平台高昂的费用,于是带着他的新产品来到我们平台,在几个周的时间内拿到了价值 30 万美元的比特币融资。这样关注点就来了。这位资深创作者会大肆宣扬他在新平台上多拿到了多少的融资。诚然,过程中也有点小问题,但新平台的整个服务团队在整个流程中都做的非常到位,而不是像其他平台那样,无暇顾及汪洋大海中他这一滴水的问题。他很喜欢这个新平台。

这样就会有其他人想要加入进来,我们平台在 Twitter、Facebook 以及 Reddit 等社交平台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并且在这一新平台,参与项目捐赠的用户并不是像在 Kickstarter 那样得到一些T恤或者贴纸作为奖励,在这里他们得到的是真正的货币奖励。于是,突然之间,这一系统就像野火燎原般壮大起来,Kickstarter 开始恐慌起来。现在,他们不再是把我们看作一个笑话,而是真正意识到了我们对他们的威胁性。

Kickstarter 会开始反击,可能是围绕专利或者法律事务方面来展开,但我们也不会束手就擒。我们的风投人会加大对我们业务的投资,法院最终也会判定他们的诉讼无效。然后,Kickstarter 的处境就真的非常麻烦了。他们开始思考为什么没有早点意识到这一威胁?为什么会这样错过?

“是谁在负责我们的区块链业务?”一位绝望的执行官质问道。IT人员回答:“没人负责。你说这就是个笑话,只是为犯罪分子和有污点的人员服务。你告诉我们要放弃这一项目并且解雇现有的加密货币业务开发者。”

然后,当他们开始尝试削减费用时,他们会发现自己面临着一个巨大的难题,因为他们无处可削减。加密数字货币版 Kickstarter 的收费比例比他们高,但利润空间却比他们大。于是,他们开始削减基本工资支出,从那些本来就背负沉重家庭负担的小职员以及刚大学毕业的年轻工程师手中削减开支。

他们开始陷入死亡螺旋,人才大量流失,弥漫着裁员的恐慌情绪。IT 人员工作负担加重,每个人都身兼两份或者三份工作任务,于是开始有人辞职,情况越来越糟,出现恶性循环。用户开始抱怨平台服务糟糕,他们在 Twitter、Facebook 以及 YouTube 表达自己的种种不满。

情况越来越糟。

最后,会有一位 Kickstarter 大佬决定扭转败局,来开发他们自己的加密货币业务,但这并不是他们所擅长的方面。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他们之前已经习惯了操控一切,但现在事情开始失控。他们会从一家大公司购买一些专有的成果来竞争,但这些根本就不堪一击。他们的加密业务开发尝试只能以失败告终,因为没有二级市场,没人想用。这就像是有人扔给你几分钱一样,根本就毫无价值。

现在,他们只能进行垂死前的挣扎。他们似乎听到了死神来临的声音,听到了自己苦心经营的成果轰然倒地的声音。他们已经丧失了自己最后一点优势,更糟糕的是,他们拿不出有效的解决方案。现在他们已找不到出路,也没有了退路。就这样,这场“战争”结束了。

无休止循环

总有企业走向衰亡。新的竞争对手会突然不知道从哪冒出来,威胁到旧有的企业模式,然后你会发现突然间为时已晚。传统巨型企业四面楚歌,无法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放眼望去,团队中尽是面临困境却不知所措的中层管理人员。他们认为自己的商业模式是一道无人能够逾越的护城河,但这只是一种幻想。几乎没有哪个企业能拥有真正意义上的护城河,即便有也不会永远持续下去。

就在他们最需要展现敏捷的嗅觉和行动之时,他们却陷入了恐惧与自我质疑之中。加密货币技术将会悄悄盯上这样的企业,他们甚至都察觉不到它的到来。它会让这些沉睡中的企业丢盔卸甲。然后某一天,这些企业会从沉睡中醒来,他们发现自己可以创办一家新企业的唯一方法就是非常认真的对待加密货币技术。

突然之间,所有的开发商都展现出了超高的需求。即便你想要雇用最棒的人才,可能也会先一步被竞争对手抢走。这就是商业世界的生死轮回大循环,你无法对抗未来,要么勇敢的迎接未来,要么让自己沉寂下去。

文章来源于: 36氪,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 guanwang@163yun.com 删除。